主页 > 企业家 >

浪货你这里又湿又软bl半强jing新娘短篇系列

周阳 来源:人民日报
2019-07-11 20:25

正当周阳想更进一步之时,门铃却不合时宜的被人给按响了。

顿时周林二人面面相觑,彼此脸上神色都颇有意犹未尽的感觉。

箭在弦上不可不发,但门铃却时刻萦绕在耳旁,周阳心下一寻思,觉得还是别管没那么多了,先上了再说。

还没等他再进一步的时候,林慧却如同幽幽转醒过来了一般,眼中迷醉神色尽数消失,周阳再看时她眼中早已经一片清明。

周阳也不是一个菜鸟了,看到这里哪里还能够不明白,今天这戏是没办法继续了。

与此同时,周阳开始在心中恨起了那个按门铃的家伙来,如若不然,他现在早已美人入怀,共赴巫山了。

林慧见周阳不动不语的怔住,于是便开口催促:“小阳,快去开门吧,似乎挺急的!”

虽说她此刻脸上红潮消散,但内心却依旧是没有平复下来,之所以没有跟周阳共续佳话,完全是因为觉得不能对不起自己的丈夫。

周阳自然知道林慧心中的念头,不过他也不像过多的强求,强扭的瓜不甜这个道理,他懂!

于是他便站起来,整理了一下有些皱巴巴的衣服,待一切做好之后,他朝林慧微微一笑:“慧姐,刚才对不起了!”

说罢,周阳径直就走出了林慧的屋子,移步过去开门。

透过防盗门上的猫眼,周阳这时才知道,搅局的家伙是谁。

这人正是周阳的房东,李婉莹。

知道了来人之后,周阳不敢怠慢,脸上恨恨的表情尽数收敛,转而换上一副讪笑的表情将门给开了。

“婉莹姐,也不知道今天是吹什么风,竟然把你这尊女神给吹过来了啊!”

周阳一边热情的招呼这李婉莹进来,一边还在嘴中极尽的讨好。

他之所以这么做,无非是因为他已经拖欠了李婉莹三个月的房租没有上缴了,这事儿如果摊上别的人,周阳这会儿估计早就卷铺盖走人了。

不过还好,周阳长得那也还算比较阳光帅气,所以李婉莹这个房东一直都对周阳秋波暗送,想要与其共戏鱼水之欢。

李婉莹是个富婆,今年三十四岁,长得那叫一个艳若娇花。

这女人的身材,被周阳判定为极品中的极品,更难能可贵的是,她还是一个寡妇,而且还有一个拥有巨额遗产的寡妇。

不过这少妇的名声显得有些不太好,这也是周阳道听途说而来,真假难辨。

但苍蝇不叮无缝的蛋,李婉莹奔放的话题之所以会流传开来,自然有其一定的道理,所以周阳还是有几分信服的。

周阳刚想到这里,边听一旁的李婉莹问:“小阳,你说的三个月期限今天也该到了,这钱?”

周阳听罢,脸色顿时一阵阵的发苦,将自己的现状对李婉莹解释了一番。

“婉莹姐,这能不能宽限几天,真不是我不想把钱还给你,是因为我老板都已经拖欠了我五个月的工资了啊!”

这话还真不是周阳胡编乱造的,因为最近行业竞争太多激烈,而且周阳的老板因为资源更不上的缘故,所以他现在的单位已经离大厦将倾不过咫尺之遥而已。

周阳之所以苦苦坚守岗位,为的无非就是帮她那个美女大老板最后一个忙罢了,这是后话,此刻暂且压下不表。

李婉莹听了周阳的一番解释之后,冷笑连连,她也是一个阅历颇深的女人,所以此刻对于周阳的话是持怀疑态度的。

于是她便追问:“既然都欠了你五个月的工资了,那你为什么不干脆换一个工作?”

“……”

周阳无言以对,李婉莹这话说的一针见血,他总不能说是因为自己暗恋公司老板,所以才会至死相随么?

正当周阳不知道从何说起时,林慧已经穿着一身休闲运动赶紧利落的准备出门了,见到周阳在客厅招呼客人,她开口交代道。

 文学

“小阳,如果等下下雨的话,帮我收一下工作服,明天我上班还要穿呢!”

这种忙平时周阳也没有少帮,毕竟邻里之间,互帮互助那是常有的事情。

于是,他便对林慧点了点头,刚才一番激情未遂过后,林慧见周阳的眼神仍旧有些让人捉摸不透,但碍于有外人在场,她也没有过多的表露出来,转身便出门而去。

待林慧走后,一直作壁上观的李婉莹开口询问:“这是谁?”

林飞解释:“租客!”

李婉莹听罢顿时柳眉倒竖,微怒喝道:“你把我的房子转租给别人经过我的同意了么?”

这件事情周阳确实没有和李婉莹交代过,不过这房子既然他都已经租下来了,而且还是整套组的,那他自然有权力在不伤害李婉莹的利益下,自由分配使用权。

虽说林飞心中想的大义凌然,但嘴上对李婉莹说出来的话仍旧是极尽恭谦。

“婉莹姐,我这不是节源开流么,我一个人住两居室明显有些浪费资源,再加上我这段时间经济上确实有些拮据,所以……”

还没等他把话说完,李婉莹就厉声打断:“你不觉得这样做有点过分了么?我有给你的房租已经比市面上整整低了很多了,当时见你一个人外出闯荡,我也是能关照则关照,可眼下你却这样来回报我?”

“婉莹姐,真不是你想的那样,我转租给外人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想要要赚钱,我无非只不过是想找个人来平摊我的租金罢了!”

周阳觉得李婉莹的话有些太过刻薄了,心中已然升腾起了几分的不喜,但却根本没办法发作。

“说到底还不是因为钱么?”李婉莹风情万种的撇了周阳一眼,娇嗔道:“姐姐我几次三番的邀请你,你都对我的态度若即若离,只要你跟了我之后,还怕以后没钱用么?”

说罢,李婉莹就朝沙发轻轻的拍了拍,示意周阳过来坐下。

周阳看到这里已经是口干舌燥了,刚平复的好的心情瞬间便又再次决堤!

在转念一想李婉莹的风评,周阳又顿觉一盆冷水当头浇下,让人浑身的力无处可使。

李婉莹却有资本来说出让周阳以后走上人生巅峰的资格,毕竟这可是出了名的包租婆,其名下光是房产就有数十套,最牛逼的是,还有一栋五层的商业写字楼!

周阳光是想到这里,眼睛里面就已经开始在冒着金星了,那可是白花花的银子啊!

不过他是一个极为爱惜名声的人,从小到大,他妈就教育他人穷要穷的有志气。

也正是因为这句话,周阳才会一直跟李婉莹保持距离。

所以周阳此刻面对李婉莹的示爱,显得有些踌躇不前,那看得见的前方对于他来说,可能是金山银山,也可能是万劫不复!

不过好在,李婉莹的电话响了起来,缓解了周阳片刻的尴尬。

三言两语之后,李婉莹挂断电话,颇为不舍的看着周阳说道:“我现在有点事情,不过你这个小坏蛋可是跑不出我的手掌心的!”

李婉莹一边说着话,一边朝周阳步步逼近,带来到近前之后,她笑眯眯的亲了周阳的脸颊一口。

周阳顿时措不及防,瞪着一双眼睛不解的看着李婉莹,觉得她的动作有些过头了!

李婉莹看着有些茫然无措的周阳,洒脱一笑:“呵呵,后天正好星期六,你过来我家一趟,到时候我要给你看一样宝贝,那东西可不是人人都能看的哦!”

说罢,李婉莹就踏着一双细长高跟鞋,迈着优雅从容的步伐,从林飞的屋子离开。

待李婉莹走后,周阳摸了摸自己的脸颊,那地方正是李婉莹刚才下嘴之处。

“这个女人买的什么关子?”周阳喃喃自语。

他天生就是一个好奇心极强的人,在细想一番过后,他突然有些脸红心跳了起来。

显然,结合刚才李婉莹说话的神态语气以及字里行间流露出来的意思,周阳断定那个宝贝绝对是她身体上的某一处!

想到这里,饶是周阳已经打定注意不染指李婉莹了,却也控制不住内心中升腾起来的想法,顿时便起了反应!

“妈的,真想好好教训一下这个女人!”

周阳说罢,恨恨的冲进卫生间,准备洗一个冷水澡,也好浇一浇心中的腾腾火焰。

才刚拧开水龙头,周阳就被眼前的一个事物给惊吓住了。

那是一条黑色的蕾丝内裤,周阳不用猜都知道,这必定是林慧的贴身之物。

周阳目光死死盯着那条小裤裤,嘴中自语:“多半是小慧姐昨天洗完澡之后,忘了收起来!”

说罢,林飞顿时只觉得一股热流从丹田处直冲自己的脑门心,说浑身血脉膨胀丝毫不为过!

他情不自禁的便将手朝那个东西伸了过去,嘴角更是露出了坏笑来。

随后,一阵索然无味过后,周阳将污浊的内裤放了回去。

周阳今天的心火也终究是得已发泄,虽然是自娱自乐,那也总好过憋着伤身。

此刻正值炎炎夏日,虽说今天没有太阳,到处的愁云惨淡,但是闷热的气流一下一下的席卷在身上,人就如同放在热锅上面蒸煮一般,浑身的难受。

周阳此时上面一件白背心,下面一条沙滩裤,脚上还等着一双拖鞋,饶是如此,他仍旧觉得热可不耐!

如果不是因为今天同事胖子约他出来吃饭的话,他还真会在家里吹一天的空调,这天气吃饱了撑的才出来玩呢!

周阳满头大汗的来到了约定地点,一个叫做王老五烤鱼的店铺,胖子早已经再此等候多时了。

刚一瞥见周阳到来,胖子满脸笑意的就开始招呼:“小阳,这边!”

周阳恨恨的说道:“别吼了,就你那吨位我隔着两条街都能看到!”

“还是不是兄弟了?”

胖子对于周阳打招呼的方式显得有些无法接受,毕竟他这辈子最恨的就是别人说他长得胖。

岂料,周阳听罢丝毫不在意,继续嘲讽:“正因为是兄弟,所以我才对你的好身材直言不讳!”

胖子,本名张金来,听名字就知道,典型的贫下中农出生,跟周阳是一个村子里出来闯荡的好基友。

他们俩从小学到高中就是同一个班的,由于双方都没有读大学,所以十几年寒窗苦读他们倒是对彼此不离不弃,学习没半点上进,彼此的感情确实越发的根深蒂固了起来。

原本以为高中毕业之后,他俩这段孽缘就是告一段落了,可不曾想,老天爷竟然让两位缘分颇深的人在同一个城市中相遇。

更为巧合的是,两人竟然是同一天去的一家公司应聘,这他妈人生如戏,果然不光凭演技,还凭天意啊!

周阳之所以敢跟胖子乱开玩,完全就是凭着这双方多年的感情基础。

其实论本性,周阳是十足十的一个大好人,不欺软也不怕硬,典型的社会主义三好青年。

胖子也正是因为知道这一点,所以也就没有跟周阳一般见识,一见面彼此就现实开了一通玩笑。

带酒肉上桌之后,胖子先给自己满上了一杯,随后又示意周阳麻溜的添上。

待两人的杯中酒一般高低的时候,胖子满意的点了点头,举起杯子冲周阳遥遥示意,嘴中念念有词:“祝我们不久的将来实业快乐!”

说罢,胖子一仰脖,将慢慢一杯冰啤酒喝了个涓滴不剩。

周阳摇头苦笑了一番后,也学着胖子豪爽的样子,将杯子喝了个底儿朝天。

一连推杯换盏数次之后,胖子脸色有些凄苦的说道:“小阳,你说咱哥俩图什么啊,好不容在大城市里找了一个落脚的地方,可他娘的没干两年,咱又得失业了!”

现在周阳所在的公司,加上老板就总共还剩下三个人,一个是老板,另外两个就是策划部门的胖子和周阳了!

周阳之所以留下来的原因,前面已经有过交代,这里就不在赘述了。

至于胖子,那可就有些可笑了,他之所以现在还留在这里,为的无非就是失业保险罢了,这小子是宁愿冒着五个月的工资不要,都等着去拿那每个月一千多的失业保险呢!

>>>>本文《我的俏邻居》全文在线阅读<<<<

分享到新浪微博
分享到微信
中文 | English